樱桃影院app软件

星期六, 20 二月, 2021

李顺说:“我文化水平不高,听不懂这话。”

伍德说:“是真听不懂呢还是拿着明白装糊涂?行啊,阿顺,在我面前开始给我装糊涂了。”

李顺说:“不该懂的时候必须不懂!”

伍德呵呵笑了:“阿顺,是想做水呢还是想做舟?”

李顺说:“我都不想做,我只想做我自己!”

伍德说:“恐怕这由不得吧?我看,水是做不成的,只能做舟。”

李顺说:“既然由不得我,那就说了算好了……以前,曾经,我想做什么,我能做什么,不都是说了算吗?”

伍德说:“不错,以前,曾经,是很听我的话……可是,现在,此时,我说了未必就算了。哎——我老了,翅膀也硬了。”

李顺说:“我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也不想费脑子去多想什么里格楞……我只想知道,这次来清迈召我见面的真正目的。”

伍德说:“好吧,既然如此直接,既然没有兴趣绕弯子……那我就直说了吧……我这次来泰国,来到清迈,约见面,目的有三,第一,出来散心旅游,放松放松脑子;第二,见见,好久没消息,得知在金三角,我一直就想找个机会看看。换句话说,我很想,很关注,很关心,心里一直放不下,毕竟,是我带出来的,我和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第三,是受朋友之托,找打听个事儿。”

“什么事儿?”李顺说。

“最近,我刚刚听说金三角出了一见惊天动地的大事。”伍德说。

长发的波浪女孩

“什么叫惊天动地的大事?”李顺说。

“金三角有一支武装力量,叫果敢自卫队的是不是?”伍德说。

“是的,我知道!”李顺说。

“就在2天前的一个夜晚,他们被人给剿灭了,全军覆灭,一夜之间,消失了,是不是?”伍德说。

“嗯,是的,的消息很灵通。”李顺说。

“泰国的很多报纸上都披露了,我能不知道吗?”伍德说。

“哦,我在金三角是看不到报纸的!”李顺说。

“那知道果敢自卫队是被哪一支派别给干掉的吗?”伍德说。

“不是看了报纸吗?报纸上应该会提及的吧?”李顺说。

伍德说:“报纸上的确是讲了,说是被缅甸政府军剿灭的……但,认为我会相信吗?”

李顺说:“那认为是谁消灭他们的?”

伍德说:“所以我想问问……”

李顺说:“我要是说我不清楚呢?”

伍德说:“是想告诉我对此一无所知吗?”

李顺说:“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呢?对金三角的一直地方武装为什么会这么有兴趣?”

伍德说:“好奇!我这个人,应该知道,对世界上每天发生的大小事情,都很感兴趣,国事家事天下事,我什么都关心。”

李顺说:“或许是,但我不是,我不感兴趣!”

伍德说:“好吧,不感兴趣……那我们暂且就不谈这事,我还想问一件事。”

“问吧!”李顺说。

伍德说:“就在这支果敢自卫队被剿灭的同时,我还听说金三角发生了一起神秘的事件。”

李顺说:“听说了什么事件?”

伍德说:“听说果敢自卫队有一批价值不菲的货物,在运往中缅边境的途中,就在快要到达边境地区的时候,突然神秘地失踪了,货物失踪了,押运货物的人也不见了。”

李顺说:“的消息的确是够灵通的,不会告诉我这个消息也是从报纸上看到的吧?”

伍德说:“这个倒不是,这是听我的一个朋友提起的。”

李顺说:“那这位朋友想必是在金三角混的?”

伍德说:“呵呵,说呢?”

李顺说:“以前我可从没有听说在金三角有朋友。”

伍德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世界每天总是在变化的嘛。”

李顺说:“那听说这批货物是什么东西呢?”

伍德干脆地说:“冰毒,一吨冰毒,价值三亿多。”

李顺说:“哦,为什么会对毒品的事情感兴趣呢?”

伍德说:“因为这批毒品和我的那位朋友关系十分密切,而我,和那位朋友关系也是不错。”

李顺说:“是不是想说,那批货物是朋友的?”

伍德说:“是……那批货物是我朋友先预付了一半定金给果敢自卫队,也就是说,起码有一半,也就是有价值一点五亿是他的。”

李顺说:“那位朋友是毒贩了……在和贩毒的人交朋友。”

伍德说:“干我们这一行的,也知道,结交的朋友都是三教九流,干什么行业的都有,有白道的,有黑道的,有经商的,有做官的,有做正经生意的,有做地下买卖的……我呢,最近还真就认识了一位朋友,他是做贩毒生意的……虽然不是要命的交情,但却也是友谊很深,经常互相帮助……当然,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我涉足贩毒生意,我只是替我朋友来过问一下,我这个人一项乐于助人,是知道的。”

李顺说:“那找我问这事的意思是……”

伍德说:“我想,或许会知道这批货物是被哪位好汉给劫持走了……我想,那位劫持这批货物的人一定是金三角的,而且一定有不小的胆量和实力。”

李顺说:“打听这个的意思是……”

伍德说:“话说开了,我的意思就是想让帮我打听到是哪一支武装截取了这批货物,然后呢,如果认识他们,当然,凭现在在金三角的实力和地位,是应该能知道的,也是应该能说上话的,我想,让帮个忙,算是帮我朋友的忙,也就算是帮我的忙,毕竟,这批货,外婆朋友预付了一般的定金,让这位好汉看在的面子上网开一面,放一马,把这批货物归原主……

“如果此事能成,我那位朋友是不会亏待那位好汉的,自然也不会亏待,而且,这样,我的面子也有了,当然,我明白,我的面子其实是给的,也不枉我和多年的交情,也不枉我对多年的教导。”

李顺沉默了一会儿,说:“认为我一定会知道这事是谁干的吗?”

伍德说:“是的,一定会知道,我有这个把握。”

李顺说:“那么,认为我一定会有这个面子说服那位好汉把货物归还吗?”

伍德说:“如果我没有把握,就不会来清迈了,就不会约在这里见面了。”

李顺说:“那,如果我说,我做不到呢?”

这回轮到伍德沉默了,一会儿,他缓缓地说:“阿顺,我想也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在道上混,还是少树敌的好……在和平盛世少树敌很有必要,在乱世金三角少树敌更有必要。”

李顺说:“我这么做,能有什么好处?”

伍德哈哈一笑:“好处自然是大大的,这批货价值高昂,转手出去,会大大赚一笔,赚的钱,我那位朋友说了,大家平分……到时候,和那位好汉起码不会少于一半的好处。”

李顺说:“那呢?”

伍德说:“我?我只当是帮朋友了,我不要什么好处,当然,只要给了我这个面子,对我来说,这本是就是一笔财富。”

伍德够装逼的,打死不承认这批货是他的。

李顺沉默了,似乎在思考。

伍德说:“我知道在金三角发展,是需要强大的物质基础作为依托的,有了这笔钱,对招兵买马自然是很有好处的……同时,不用冒任何风险就能得到一大笔钱,这样的好处,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一会儿,李顺说:“我想来想起,这事我还是办不了……很抱歉,我无法帮,也无法帮的那位朋友了。”

伍德的声音有些发冷,拖长了声音:“是吗?想好了?决定了?”

“是的,我想好了,我决定了!”李顺说。

“不后悔?”伍德的声音愈发阴冷。

“不后悔!”李顺说。

“这么说,我这张老脸不管用了,我的面子是不打算给了。”伍德说。

“我没这意思,只是,请也理解我的难处……也请转告的那位朋友,请他多多理解谅解。”李顺说。

两人都在绕弯子,李顺似乎是在步步逼伍德,让他承认这批货是他的,而伍德呢,似乎在步步紧逼李顺就范,却又坚决不肯承认自己和那批毒品的关系。

局面一时有些僵持住了。

稍停,听到伍德说:“阿顺,这脾气还是那么犟……翅膀硬了,连我的面子也不给了,……让我很失望。”

李顺说:“在面前,我的翅膀永远也硬不起来,我也不想让失望,只是,这事我真的做不了……如果不是冰毒,或许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但是,涉及如此大宗的一批冰毒,我恐怕是很难出手的。”

伍德缓了缓,说:“阿顺,既然今天非要如此说,既然非要如此表态,那我就不给面子了,那我就直说了……我打听清楚了,果敢自卫队其实是干掉的,同时,这批货物,也是劫持的,这一点,我有确凿的证据,我想不会否认吧?”

李顺说:“既然直说了,那我也不回避,不错,这批货是我劫持的,果敢自卫队是我消灭的……可是,知道我为什么要消灭他们劫持他们的这批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