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成人

星期六, 20 二月, 2021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周钰摆摆手说道:“我真搞不懂们这些有钱人的想法,反正,我这辈子只希望两个子女都能平平安安,有钱没钱倒也不是那么重要。”

罗继伟盯着周钰注视了一会儿,忽然小声道:“难道就一点都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幸福?”

周钰一脸惊愕道:“怎么,难道我不幸福吗?看着我一双儿女慢慢成长本来就是一种幸福,将来他们还会结婚生子呢。

当我抱着孙子的时候,那就更幸福了,说实话,我虽然没有像一样赚这么多钱,但成就感不见得比小啊。”

罗继伟在周钰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的脸,尽管没有从她脸上看出言不由衷的神情,但在某个瞬间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丝落寞的神情,于是问道:“我就不信一点都不感到寂寞孤独。”

周钰顿时想起上次罗丽和自己谈到过寂寞孤独的事情,记得自己给她讲了一个晚上捡豆子的故事,忍不住脸上一热。

不过,还是一脸坦然地说道:“我们每个人都有寂寞孤独的时候,但相对于得到的幸福和快乐,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也别以为我只会像个家庭主妇一样围着孩子转,实际上我还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总的来说,还真没有时间去感叹孤独和寂寞。”

罗继伟听话听音,总觉得周钰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试图提前堵他嘴,就像是猜到他要说什么似的。

只不过这婆娘的每句话都说的冠冕堂皇的,还真找不到缝隙,但他可以肯定,自己对她那点心思在她心里就像是明镜似的。

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就这么固执地拒绝自己对她的一番心意呢?自己都打算和原配离婚了,她竟然还是无动于衷,自己究竟哪一点配不上她?

广州女孩吴欣芳清纯写真图

罗继伟心里忍不住一阵恼火,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说道:“孩子们长大以后都会有自己生活,将来也不可能整天陪在身边。”

周钰急忙打断罗继伟的话说道:“人是活的,到那个时候再换种活法也不迟啊。”

罗继伟在心里哼了一声,心想,那个时候老的都不会流水了,谁还要啊。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道:

“也是,有时候人们说老伴老伴,就是到老还在一起的两口子,的话让我觉得这个解释是错误的,老伴意思应该是老了以后找的伴。”

周钰嗔道:“看吧,又开始瞎扯了。”

正说着,穿一阵敲门声,罗继伟走过去打开了门,只见罗丽站在门口,看见周钰坐在那里,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随即笑道:“哎呀,这不是周大夫吗?我听说继伟带着一个女人在这里,我还当是谁呢,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啊。”

周钰生怕罗丽误会,急忙说道:“中午在酒店吃饭的时候碰见的,这不,罗总非要让我上来体验一下腾云驾雾的感觉,吓的我双腿到现在还软呢。”

罗丽走进来一屁股坐在了周钰的身边,笑道:“哎呀,习惯就好了,我以前也害怕,可现在总要来这里坐坐,坐在这里能让人放松。”

说着,从包里面拿出一支烟叼在嘴上,一边的罗继伟马上殷勤地掏出打火机帮她点上了,笑道:“我和周大夫都在这里坐了一个小多小时了,既然来了,我就失陪一下,晚上一起吃饭。”

周钰似乎这才意识到在这里坐的时间太久了,急忙说道:“不了,我晚上还有点事呢,哎呀,没想到不知不觉就坐了一个多小时,倒是耽误罗总的工作了,赶紧忙自己的去吧。”

罗继伟离开以后,罗丽打量了周钰一眼,一脸惊讶道:“可以啊,居然能跟这么乏味的人坐一个小时,我跟他最多三句话,说来听听,一个多小时们都聊些什么?”

周钰脸上微微发热,敷衍道:“也没聊什么,无非是些闲话,怎么?难道是专门来这里体验腾云驾雾感觉的?”

罗丽不回答周钰的问题,说道:“这世上竟然就有这么巧的事情,看来我们还真有缘分呢。”

周钰一脸迷惑道:“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罗丽伸手一拍周钰的肩膀,笑道:“说巧不巧,我一个好久没见过面的客户今天突然来找我,猜猜她找我干什么?”

周钰嗔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猜得到?”

罗丽说道:“人家就是冲来的,她知道我的乳腺癌是治好的,今天专门找我问问情况,想让我帮她介绍一下这个著名的肿瘤专家呢。”

周钰倒没有感到惊讶,因为通过这种口碑相传来找她看病的人已经够多了,想必罗丽肯定在她的美容会所替自己打广告了,只是不清楚怎么会这么巧,不知道又是什么达官贵人身上不对劲了

“现在的人也真是,看个病都要找人介绍,难道她还担心自己去医院我不给她看吗?”周钰说道。

罗丽笑道:“多半是有点不放心吧,想找我咨询咨询,说实话,我差不多有半年没见过她了。”

周钰问道:“究竟是什么人啊?对了,既然是会所的客户,肯定是有钱人了。”

罗丽一脸神秘地说道:“我提前给透露个秘密,据说,她是本市新任大老板的马子。”

周钰皱皱眉头,似乎没有明白过来,随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吃惊道:“的意思是李……的情妇?”

罗丽赶紧嘘了一声,朝门外看看,冲外面喊道:“阿涛,没有我的话任何人不得靠近这个房间。”

只听外面有和男人答应了一声。

周钰笑道:“别搞得神经兮兮的,怎么?到这里还带着保镖啊。”

罗丽没有回答周钰的问题,而是继续小声说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知道这件事的人全市不会超过五个人,是第六个。”

周钰嗔道:“我可不稀罕,做为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能救的话山野村妇我也救,实在救不了天王老子的娘也没用。”

罗丽急忙来悟周钰的嘴,小声道:“哎呀,这话跟我说说不要紧,当着她的面可千万不能说。”

周钰笑道:“我又没神经病,我看,们这些有钱人就怕当官的,不过是一个官场情妇,有必要搞得这么紧张吗?”

罗丽说道:“不是怕当官的,而是今后有可能会求到她门上,所以,这种人谁敢得罪啊。”

周钰皱皱眉头问道:“的意思是她得了乳腺癌?哪里的医生帮她诊断的?”

罗丽说道:“我也不是太清楚,反正我知道她刚从新加坡回来,应该是去看病的,多半是恶性的,可能要做切除手术,她知道我的并没有切除,所以才想起让我介绍,多半是想保住那坨肉。”

周钰点点头,说道:“像她这样的身份,少了一只乳房的话,情妇的生涯应该基本上结束了。”

罗丽说道:“这倒不一定,她和一般做二奶的女人还不一样,她可是个独立的女人,自己有事业,有孩子,倒也不用仰人鼻息,我听说他们之间可不是那种简单的男女关系。”

周钰说道:“那我也不敢保证能保得住,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如果扩散的厉害,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罗丽说道:“先帮她看看,如果真要动刀子的话,就想办法打发她去别的医院。”

周钰奇怪道:“那为什么?难道我不会动手术吗?”

罗丽白了周钰一眼,嗔道:“我这不是为好吗?虽然是替她治病,但今后她一想到一只奶子是割掉的,心理上总会不平衡,恨上也不是没有可能。”

周钰愣了一下,笑道:“我还真没有碰见过这种病人,怎么?难道我是故意割掉的?”

罗丽说道:“话当然不能这么说,如果是锦上添花的事情我们当然可以做,但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就交给别人吧,听我的没错的。”

周钰笑道:“这成语不伦不类的,什么叫落井下石啊,好像我们医生专门害人似的。”

罗丽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似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就奇怪了,怎么那边的女人都得这种病呢。”

周钰奇怪道:“说什么?什么那边的女人?什么意思?”

罗丽好像意识到自己失言,不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道:“也许只是巧合,不知道,我认识的三个女人都来自南安县,结果都得了乳腺癌,说这是巧合还是那边的水土有问题啊。”

周钰惊讶道:“说这个女人也是南安县的?”

罗丽点点头,说道:“怎么?该不会因为正弘在南安县的遭遇而拒绝帮那里的人看病吧?”

周钰嗔道:“我可没那么狭隘。”顿了一下,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我都不知道的祖籍是哪里的?”

罗丽愣了一下,张张嘴没有说出来,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是本市人啊,在这里好几代了,谁知道祖籍是哪里的?”

周钰觉得罗丽有点言不由衷,不过倒也没多想,笑道:“不知道自己祖籍的人我还真第一次碰到,不过,说的这个情况倒是引起了我的兴趣,说实话,我好像还有一个病人也是南安县的,只是她早就离开那里了。

过几天我派几个实习生去南安县做个调查,看看那边的妇女患肿瘤的多不多,说实话,我正在准备一篇学术论文,内容就是气候环境等因素和肿瘤发病率的关系,也许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论证机会。”

说完,心中一动,忽然想起儿子那个朋友戴安南的母亲也是来找自己看什么肿瘤的,并且好像也是个有钱人,难道罗丽介绍的这个人和戴安南的母亲竟是同一个人?这也太巧了吧。

罗丽说道:“哎呀,我随便一句话就能写一篇论文,到时候可别忘了请我喝酒啊。”

周钰嗔道:“真是唯利是图啊,一点好处都不放过,这就是们商人的本色。”

罗丽笑道:“这不是跟开玩笑吗?周大夫是我什么人啊,不仅是我的救命恩人,将来还有可能是亲戚呢。”

周钰哼了一声道:“怎么们姐弟今天怎么一唱一和的,好像是吃定我女儿了,要想提亲也不能在这种地方吧,起码提着礼品带着诚意去一趟家里吧。”

罗丽一愣,说道:“怎么?继伟刚才就跟谈这事?”

周钰哼了一声没出声。

罗丽说道:“好好,我就等这句话呢,明天我就提着礼品带着诚意去家,这么说来,我的宝贝干女儿就要成为我侄媳妇了,这就叫亲上加亲,我刚才怎么说来着,这就叫缘分。”

周钰有点哭笑不得地嗔道:“明天我上班,不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