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喵快喵草莓

星期六, 20 二月, 2021

冬儿的话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宽慰,我不由抱住了冬儿的身体,我们再度投入地吻起来。

拥着冬儿温热的身体,亲吻着冬儿嫩滑的脖颈和嘴唇,我的身体感到阵阵发热。

“哦……”冬儿接着轻轻推开我,眼神迷离地看着我:“小克,我去洗个澡。”

我回过神来,忙说:“我去给找睡衣。”

说完,我去卧室拿睡衣,冬儿跟在我身后,看我拿出女士睡衣,说:“这睡衣是有人穿过的吧?”

我没做声。

冬儿将睡衣拿过去,扔到床上:“不用这个,我自己有带的。”

说完,冬儿出去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拿出了一套睡衣,还有洗涤化妆用品,看着我说:“里面的那些东西,我都不需要。”

说着,冬儿去了卫生间,将海珠用过的那些洗涤化妆用品装了一个袋子,提了出来,放在门口。

我没有说话,看着冬儿。

冬儿冲我笑了下:“我洗澡了。”

很快,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冬儿开始洗澡了。

纯白小优清新动人

我看着扔在床上的海珠曾经穿过的睡衣,还有门口孤零零畏缩的墙角的装有海珠洗涤化妆用品的袋子,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

半天,冬儿出来了,穿着一件粉色的薄如蝉翼的睡衣,头发湿湿的。刚刚沐浴后的冬儿是如此的鲜亮和娇媚,我几乎不敢多看一眼。

我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小克,去洗澡吧,我去吹吹头发。”冬儿说着去了客厅。

我忙换了衣服去了洗澡间。

浴室里热气腾腾,还带着冬儿刚刚沐浴后好闻的味道,我边洗澡边想着刚才遇到秋桐的情景,心里隐隐感到不安……

等我洗完澡,穿着睡衣出了卫生间,冬儿已经不在客厅了,正靠在卧室大床的床头,半盖着被子。

这时,我发现,在我洗澡的空当,冬儿已经把床上的床单和被罩都换了,墙角放着原来的床单和被罩。

房间里的大灯没有开,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橘黄色的灯光下,冬儿正温情脉脉地看着我……

“小克——”冬儿的声音带着一丝紧张,还有些妩媚,伸出手向我。

我走进床边,坐在床头,傻傻地看着冬儿,心咚咚跳个不停。

此情此景,我预感到了后面要发生的事情,心里感到很茫然,还有些空荡,一时不知所措。

“小克,坐在我身边,好吗?”冬儿轻声说着,撩开被子一角。

我上了床,靠着床头半躺下,冬儿给我盖上被子,我和冬儿靠着床头半躺在一床被子里。我和冬儿的身体开始接触,我的脚碰到了冬儿的叫,腿隔着睡衣碰到了冬儿的腿……

“小克,抱着我……”冬儿在我耳畔低语,边说着,身体边慢慢往下滑,滑进了被窝,躺在了床上。

我身不由己也躺了下来,伸出右胳膊,冬儿趁势枕在我的臂弯里,拥进了我的怀里。

我和冬儿只穿着睡衣躺在了一起,自我们认识以来,第一次如此亲密。

冬儿将脑袋埋在我的胸前,我的下巴抵住冬儿的头发,嗅到了好闻的芬芳。

“小克,我爱……”冬儿喃喃地在我怀里自语,一只手牵着我的左手,轻轻五指交叉在一起。

“冬儿。”我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感动,冬儿温柔母性的声音和温馨柔软的躯体唤醒了我深埋已久的男人的情怀,我荒芜的欲望和本能的沙漠开始感到了雨露的滋润。

只喊了一声冬儿,我就不知该说什么,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这种暧昧的场面。冬儿的手牵着我的手,在被子里暗自逗弄,她的手柔软无比,纤纤细指不用看就知道有多可人。

不知什么时候,冬儿的那条右腿,搭在了我的身体上,我想动,却又不敢动,因为我不知道该不该去消遣,该不该去迎合冬儿的暧昧。

冬儿调整了一下身体,侧在我身边,我能感受到她微微的喘气声,这更让我清醒地知道,自己是在面对一个活生生的冬儿,面对我的初情人,虽然过去我无数次想得到冬儿,但是一直没有实现,而现在,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绝非虚幻,绝非飘渺。

猛然间,冬儿握着我手的那只小手,突然间轻巧地移开,停落在了我的小腹上,我猛地一怔,有种血脉贲张的预感——

冬儿要干什么?

虽然我有过和云朵的做那事的经历,但是,那时,我大醉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更没有品味到过程和细节。虽然我的生理上已经不再纯洁,不再是个处男,但是,我的心理却似乎还是个处。

我有些被动地等待着冬儿的主动,我的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思想已经停止了,我甚至没有想起冬儿为何现在会如此主动。

我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脑子里整个混沌起来,我甚至不知道不知何时我的睡衣已经被冬儿解开……

我微张着嘴巴,半天合不拢,此刻,我哪里还有什么勇气,再谈什么免疫力,纯粹是扯淡。

我试探地瞟了瞟冬儿的脸庞,她娇羞地半闭着眼睛,似有些陶醉,她的脸颊处有些红润,红的可爱,润的可人。这种无敌的青春美女气息,试问有谁能抵御得了?我不是圣人,我是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男人,特别是在我的初情人面前,我没有了心理防线。

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就要爆炸了,人的主动,身体的诱惑,特殊的环境,微弱的台灯灯光,都让我生理的本能反应,在一瞬间达到了极限……

天啊……我擦——

救命啊……我靠——

我只觉得脑子越来越模糊,唯一清晰的,便是此时所经历的这种诱惑。

冬儿,香床,主动。

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突然感到了意外的平静,出奇地平静之后,我猛地抓住冬儿的小手,拿开了它。

冬儿猛地一惊,因为我这反抗的动作,显得格外羞怯。

“想好了?”我轻轻地道。

“嗯……以前一直想要我,我没有给,可是,现在,我想把我自己完整地交给,包括我的灵魂和身体。”冬儿眼里释放出楚楚的表情:“我的心从来就是的,我的灵魂只属于……只要……只要能迈过那道坎儿……我能迈过的那道坎儿。”

“住嘴——”我突然变得有些烦躁,不想再继续听下去,我的心里突然变得异常痛苦,内心里感到一种被撕裂的感觉,把冬儿的腿从自己身上拿下来,开始主动拥搂冬儿。

微弱的台灯,闪烁着微弱的光芒,照在冬儿的脸上、身上,格外地性感。

很多人把爱欲看成是肮脏的代名词,然而,为什么处在这种情致中的男女,都是怀着一种寻找完美的心情,去探索去满足呢?男人与女人,就像是磁铁的正负极,上帝制造了他们,就注定了这种正负极的碰撞,将是世界最美妙的旋律。没有人可以亵渎于它,因为它是人性的本能。

身下的冬儿,眼睛扑朔,激动中带着一丝兴奋,兴奋中带着一丝恐惧。

冬儿似乎有些羞怯,两只小脚并拢着,脚趾轻轻地挠着我的小腿,似乎在以此表达自己的心情。

“小克,喜欢吗?”冬儿用手勾住了我的脖子,我能感觉得出来,她的手在颤抖。

我点了点头。

当一副生命之躯彻底地展现在我面前时,我陶醉了,深深地沉浸在这具充满诱惑的胴体之中。真的好美,美的让人心酥,美的让人难以置信,我不停吞咽着喉咙,禁不住在心里质疑,上帝造人,为何将女人设计的如此完美?

在冬儿的主动面前,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窘迫,我不想让自己变得如此尴尬……

此刻,我面对如此一件人间的极品,实在不知道该去怎样消遣,她身体的每一处,都是极致的诱惑,都是极致的完美,冬儿的每一个动作,都将青春的诱惑诠释的异常深刻。

这一刻,这个世界上不再有任何人,只有我们两个。

终于,我无法自己……

激晴过后,我点了一支烟,斜躺在床上,刚才的持续战争,使我的心跳速度还未完全恢复正常。

良久,直到我的烟吸了半截,冬儿才轻盈地坐起来,去了卫生间。

值此,我忍不住地朝冬儿刚才躺的身下瞟去,果然,床单上没有任何红色的痕迹。

冬儿果然不是处女了……

对于这个结果,我虽然早有思想准备,却还是感到心里一阵悲凉,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不敢不愿往下去想了,心里阵阵酸涩。

一支烟怠尽,冬儿也回来了,靠在我身边,我看到,此刻,冬儿的眼睛里,似乎多了一分宽慰。

冬儿点燃一颗烟,吸了两口,自语道:“这道坎儿终于过去了。”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冬儿话里的所指,曾经,我们都是处,如今,我们都不是了,她有过了别的男人,而我,也有过了别的女人,我们对等还礼了。

大家处在一个水平线上了,她找到了平衡,如果刚见面时还觉得对我有所愧疚的话,那么,此刻,她似乎找到了平衡。

我不知该如何评价冬儿的话,我终于拥有了我的初情人,我擦思夜想的冬儿,我和冬儿的灵魂与肉体一起得到了升华,可是,物是人非,我心里却感到了莫名的空虚与寂寥。

我在冬儿之前和云朵有过了那事,当然冬儿无疑会认为我是和海珠有过的,而冬儿的第一次也没有给我,那么,我是否应该从心底里彻底放下,不再纠葛冬儿过去的事情呢?

我不认为自己是有很深处女情结的人,我不认为这能阻碍我和冬儿的情感发展,不然,我又为何要带冬儿到星海呢?

毕竟,冬儿是我的初,初,对我来说,是那么地刻骨铭心,那么地深入骨髓。

还有,我一直坚定不移地相信,冬儿是爱我的,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

我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将冬儿轻轻揽在怀里。

“小克,过去发生的事情,真的不想知道?”冬儿又提起了这个话题。